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长杰的文档

一粒沙子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刘长杰,男,1972年出生,内蒙古赤峰人。 内蒙古大学国民经济管理专业(90级)毕业,吉林大学项目管理工程硕士(MPM)。 现任《乐居周刊》总主笔,《时代商报》特约评论员(“三经论坛”),辽宁广播电视台特约评论员(“财智聊吧”,“理财这点事”),《经济观察报》特约记者,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央企或将再次甩掉现有“包袱”  

2011-01-03 22:15:23|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长杰 / 文

 

如果没有“国家队”兼垄断者这两个身份固有的优势,我相信,经营亏损会偏爱央企这一市场主体的。这一结论,计划经济的历史已经证明,市场经济的历史仍将继续证明。

2006年前后,很多地方大国企遇到了新一轮增长瓶颈,亟需资金、原材料、销售市场和政策支持等新动力元素的介入,用以上大项目,进而提升企业的整体效益。此时,恰逢拥有上述四大元素优势的央企全国扩张步伐加快,于是,双方一拍即合:为获得央企优势,地方政府乐得“傍大款”,采取低价出售甚至直接划转的方式,让地方大国企重归央企;为打造完整产业链、实施低成本扩张,央企也乐得“搞收编”,数年之内四处出手、纵横全国,其规模迅速做大。“运城模式”就是这样一个典型。2008年下半年,运城发生了著名的央企化“百日激变”,后被业界称为“运城模式”,其在短短的150天内,当地最大的三家企业就集体变身为央企或地方国企,这其中,南风化工投身中国盐业总公司,关铝股份投身中国五矿集团。

然而,央企化两年之后的“运城双雄”,并没有交上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年报显示,关铝股份2008年亏损4.9亿,2009年亏损7.09亿,而2010年前三季度仍然持续亏损;南风化工2008年净利润仅860万,2009年亏损6.95亿,2010年前三季度再亏1.64亿。倘若再亏一年,“运城双雄”的股票将面临退市之果。

在“搞收编”的过程中,央企并非来者不拒。如果当年地方大国企的效益不好、产品竞争力一般、企业现状较差、地方政府支持力不强,央企是不会答应收编地方国企的,哪怕是“零收购”。然而即便如此,不到五年,傲慢的央企仍然体会到了“家大业大”的苦涩滋味。他们恐怕一直在反思“两个没料到”:第一个没料到全球金融危机会来得这么快,并且严重地影响到了重化工业本轮的景气周期;第二个没料到这些优秀的地方国企整合、管理起来有这么难,这些曾经富有市场竞争力的国企及其属下人员为何这么快就染上了“国企病”。 

事实上,“搞收编”暂时失手的,决不仅仅中国盐业和中国五矿这两家央企,中国铝业的情形也差不多。2004年前后开始在全国攻城掠地、到处收编地方同业大国企的中国铝业,不仅控制了中国一半以上的炼铝产能,还打造出了一个拥有24万名职员的央企巨无霸。这个依靠绝对的资源和技术双重垄断优势、每年赢利超百亿的企业巨人,在2004年后失去氧化铝厂设计技术垄断和民企铝业高调竞争的双重打击下,每况愈下,2009年巨亏72.5亿元。

“中铝在金融危机以及之后的经营出现这么大问题,不是因为金融危机,也不是因为铝行业产能过剩和竞争对手的强大,根本原因在于自身产品结构和竞争力以及既有体制机制不适应市场竞争,特别是不适应突然而来的危机的冲击。”在结束了两年巨额亏损,2010年艰难实现盈利后,中国铝业总经理熊维平近日的表态,让我们看到了央企在体制、产品结构、市场竞争力、市场判断力等方面的显著劣势,而这种劣势,很多来自于被“收编”的队伍。正是这样的队伍,让本来就大而不强的中国铝业,成为一个“虚弱的巨人”。

如果不能及时扭转局势、扭亏为盈,这几年借力全球重化工业景气周期波峰的到来和重化工业“国进民退”大政策的东风而实施大举扩张的各大非绝对垄断央企,还能撑多久?为了扭亏增盈,过去的两年,中国铝业一直在压缩机构、减员减薪、改造工艺,而其下属的多家铝厂产能也随之关停了一半以上。然而,类似的动作,在央企关铝股份和南风化工那里,还没有全面发生。他们还在等什么?他们因何在等?

因为老国企亏损面的持续扩大,亏损时间的无法确定,因为央企发展战略的转变,产业链生产成员的调整,加之国企改革推进的整体要求,上个世纪90年代,央企曾经把分布于全国的大批子公司作为“包袱”甩给地方。事实上,这种甩包袱的行为一直没有停止过。2005年之后,为了央企“干干净净”整体上市,国资委还专门调配力量,把“包袱”交给托管公司进行处置。2008年,国药集团还将持续经营不善、业绩连年亏损的中国药材郑州公司作为“包袱”甩掉。从这个意义上说,不论当初这些地方大国企多么辉煌,多么“符合条件”,一俟身陷亏损泥潭而企业上下却都“不焦虑”,一旦符合被甩的条件,那么为了国家利益和轻装前进,央企或将再次甩掉现有“包袱”。

而我们想知道的却是:央企如果再一次“甩包袱”,成本还会由全体国民来承担吗?谁该为错误的国企改革轮回,负责?

  评论这张
 
阅读(69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