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长杰的文档

一粒沙子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刘长杰,男,1972年出生,内蒙古赤峰人。 内蒙古大学国民经济管理专业(90级)毕业,吉林大学项目管理工程硕士(MPM)。 现任《乐居周刊》总主笔,《时代商报》特约评论员(“三经论坛”),辽宁广播电视台特约评论员(“财智聊吧”,“理财这点事”),《经济观察报》特约记者,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多少钱也无法阻止想家  

2013-10-08 23:08:33|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乐居周刊记者  刘长杰

二虎是我儿时的伙伴。2004年他“有点儿钱”的时候,村里人都不信。他们的理由很简单,他学习不好,又懒又馋。但二虎的财富还是在滨城大连滚雪球似的多了起来。

我们都在他乡谋生,对于我们这些少小离家的农村人来说,想家是每个人逢年遇节的必修课。不过,与我等打打电话、寄点钱物或者春节返乡等方式不同,二虎是我见过的把“想家”当成事业来经营的第一人。

他早年雇车给人送菜,每每经过公铁交叉路口,会经常停下来,看着火车隆隆奔向远方,以解思乡之情。2000年以后,他有了手机,也给父亲配了手机,此后每天两个电话打给老爹老娘,嘘寒问暖,家长里短。

2003年,二虎买了第一辆轿车。卖车的靓女对他说,车能扩大我们活动的半径,带我们去看更远的风景……二虎心里却盘算,车最主要的功能是能让我想回家就回家——再也不用买票啦。他不喜欢旅游,也不喜欢自驾游,这个土人说那些乡野有啥好看的,还不都和我们村儿里的一个样儿。

开始的几年,他每年春节和端午节驾车回家。后来,他换了一辆100多万的豪车,开始了“逢节就回家”。人做生意,很多时候身不由己,这哥们儿为了随时回家,不但会拒绝一些饭局,而且养成了好习惯,和谁吃饭都不喝酒。时间是另一个问题,有时候生意上的事情特别急,可他宁愿两天驾车2000多公里往返,也要回家看一眼,住一夜。

2006年开始,他涉猎收藏。因为爱家,所以其藏品以辽代器物为多,其中一套“契丹小字”,令业内震惊。只要在大连,每天深夜他都会在藏品中间流连。他对我说,来自故乡的东西不但能让他忘掉饥饿,和一个物件对视久了,聊得久了,还能产生某种幻觉,偶尔就会“看见”耶律氏、慕容氏甚至完颜氏等等。

他还热衷于很多和家乡有关的东西。比如在他私人博物馆陈列的诸多藏品中间,有从我们村里淘来的小石磨、陶碗、锡壶,有他父母种出来的大南瓜,还有从他父母的菜园里逮到的蝈蝈。南瓜摆放两年后,他就看风干后的南瓜;养在笼中的蝈蝈经过半个夏天死后,他就把自然形成的昆虫标本放到办公室角落的杉树上,偶尔看看。他说,每次看到这些,既让他产生思乡情,又能缓解他的思乡情。

五年前,他开始在饮食结构上向家乡回归。先是满城寻找和标记故乡风味的餐馆,后来干脆请来一个农村亲戚,在“董事长餐厅”烧制老家土菜。他喝的水,是村里的井水,每次回家他都会在车子后面拉上十几桶井水,回城泡茶。有时候水喝完了,又回不了老家,他就去旅顺的一个山上取山泉水代之。

而从仲夏到初冬,你都能从他那里吃到产自我们村的水果。

他享受故乡带给他的一切,享受家带给他的温暖和物产。他身在海滨城市,工作,学习,生活;心却在故乡山村,赏玩之物,口腹之欲,梦中之见。

三年前他回乡投资,在我们县城投建了一个科技产业园。自此他的生活从大连、我们村两点一线,变成了大连、县城、我们村三点一线。从两点变为三点,他的“想家症”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愈发强烈。在县城工作,他回家的频率缩短为每周一次;而只要想家,哪怕是夜里十点,他也会驱车120多公里赶回家。

“那种心急,堪比火燎。”他这样描述自己的想家状态,比如一到春节,本来是计划好节前处理完公事、节后再轻松回家,可等到腊月二十八九,外面的鞭炮声一响,别人家的春联一贴出来,他立刻就没了主张,继而放下所有的工作,接上家人开车就往回赶。有一年春节,春节联欢晚会都直播到一半了,他们一家三口才回到老家。

村里人说,只要村里深夜有车来访,几乎百分之百是他回来了。

我不知道他所谓的想家,到底想的是什么。他回村后,几乎不在村里走动,除了开着他的牧马人吉普到沙漠中狂飙,就是在自家的房前屋后转来转去。

两年前,他在村里辟出近10亩地,开工建设一个“高仿”版的四合院。青砖黑瓦,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花草树木……整个院落大致按北京恭王府的模样建造,投资过亿。

这个有着3层高建筑、3米高外墙的巨大青色院落,在老家一片土坯房和红砖屋混搭构成的画面里,十分抢眼。而在这个全新的仿古庭院中,我一眼就认出那棵外形如伞的大柳树,就是二虎家老宅门前的那一棵,就是我们儿时一起爬过无数次的那一棵。

“投了这么多钱,弄了这么大一个项目,为啥呀?”

“没想好……”

“为了回来住?”

“不是。”

“为了旅游?”

“也不是。——就是想给咱们的老爸老妈们弄一个下棋、聚会、休闲的地方。”

这真的有些不靠谱儿。村里的老人,现在加在一起也只有三十几个,而这其中,大多数和他的父母不常来往。

我认为,无论这座山村中的“恭王府”竣工后作何用途,都不过是二虎“想家事业”中的一个经历、一种形式罢了,只要他的父母健在,他的老屋还在,他想家的故事就会继续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